品牌策划百科

广告

品牌人物-黄宏生:创维永远的精神领袖

2012-09-10 08:15:19 本文行家:侯少锋

品牌策划-品牌人物

黄宏生黄宏生


保释3年后,黄宏生用复出昭告天下他的自由身。成熟的职业经理人护驾之下,黄宏生开始寻觅新事业。

据《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报道,“我们是这么多年的老同学、老朋友,自从他出来后我们依然每年都要聚一次,但是聚会一般都是只谈风月,所以对于他回到创维集团任职我也不好说什么。”8月10日,面对媒体的追问,出席2012年中报解读会的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似乎有意躲避着什么。

李东生口中的这位老同学正是8月9日刚刚以集团顾问身份公开回到创维数码(0751.HK)的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而在这位李东生老同学的眼中,今年以来在彩电业务规模上快速增长的TCL已经被创维内部定为中国市场的“头号敌人”,双方的交情在公开的商战面前似乎算不了什么。

2004年11月30日,黄宏生与其胞弟黄培升在香港廉政公署“虎山行”行动中被拘捕。2006年7月7日,黄宏生兄弟被裁定串谋盗窃及诈骗等4项罪名成立,分别被判入狱6年,随后黄宏生辞任董事会非执行主席及公司非执行董事。2009年7月,黄宏生获保释提前出狱。

对于创维集团的数万员工来说,“黄老板”的这次公开回归,其实并没有多大实际意义。“老板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创维,顾问不顾问其实没有多大意义。”一位创维前高管称。

在2009年7月被提前保释出狱后,黄宏生就经常在创维集团的多次公开场合出现,小到创维内部刊物《创维报》创刊300期的庆祝仪式,黄宏生依然我行我素地提出自己的宝贵意见;大到创维集团每年一次的经销商大会,各地经销商拜见黄宏生的队伍绵延几十米,黄宏生依然笑脸盈盈。

尽管以张学斌、杨东文为首的职业经理人队伍在过去几年中将创维带到了新高度,甚至比老板出事前要好很多,但是在创维员工看来,创维的老板只有一个,精神领袖也只有一个。这也是一家媒体曾以《创维的新国王》为题刊文后,遭到创维内部广泛非议的原因。

然而,用出任集团顾问来与2004年的“虎山行”事件作别后,此前常在媒体上高谈阔论的黄宏生却没有回到媒体的镜头前亮相。过去两年他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要求,他接下来要做什么,怎么想,似乎一直是个谜。

永远的“精神领袖”

8月8日,香港联交所上市的创维数码发布公告称,创维电视控股有限公司当天与黄宏生及其胞弟黄培升签署聘用合同,将聘用黄宏生为集团顾问,聘用黄培升为深圳创维-RGB电子有限公司彩电事业本部制造部副总经理。

对于这一在外界看来有些突然的举动,创维集团内部则异常平静,一位创维中层人士表示:“其实从去年开始老板就经常出现在创维大厦的办公室中,只不过外界不清楚而已,另外创维已经有一套家电行业中少有的运行健康的职业经理人制度,老板回来也不可能像2001年前那样事必躬亲了。”

黄宏生一手从众多分公司总经理中选拔的创维集团品牌总监李从想告诉本刊记者:“老板这次回来主要负责向集团提供有关未来发展目标和所需采取的策略及途径的建议。”

创维数码的公告中指出,黄宏生作为顾问,在创维数码未来的战略规划和日常管理中并没有决定权;而黄培升的聘用期为3年,协助总经理管理彩电事业本部制造部的采购部,这是黄培升在2004年11月被拘前主要负责的公司业务。

在外界看来,黄宏生的复出可能会给创维带来麻烦,毕竟他过去的经历是有瑕疵的。然而在创维内部看来,黄宏生遭遇的“虎山行事件”是有人背后施放的冷箭令老板不幸中箭而已,这绝对不会影响到老板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而黄宏生在创维的经销商、供应商和合作伙伴心目中,更是拥有很高的地位。

其实在2009年7月黄宏生被保释提前出狱后,就回到了创维集团,经常参与创维的年度经销商会议、季度经理人会议,甚至经常到创维的终端卖场和各地分公司拜访客户。

上述创维高管表示:“黄宏生一直是创维集团的精神领袖,也是大股东,在创维员工、经销商等心目中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即便在入狱期间,其给董事局和管理层的多次公开信也都对公司的经营策略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并且在高管任命和重大投资领域有决定权,而出狱后更是直接参与了公司很多具体的决策。”

“一群群美丽的羚羊不断被凶猛的狮子吃掉之后,苟延残喘的同伴变得惶惶不可终日,结局是跑得越来越快的羚羊活下来了,跑得慢或者三心二意的羚羊则被狮子吃光了。”这正是2007年10月仍身陷囹圄的黄宏生写给创维数码董事局的信的内容。在这封信中,他甚至痛斥,“最善跑的羚羊也会生病的,从病症来看,创维俨如国有企业的官僚机构,一些地方人员严重过剩,成本失控;而在精神上似乎也失去了以往那种非赢不可的斗志”,并要求创维能够瘦身自救。

其实从2006年7月开始正式服刑的黄宏生,从未放弃对创维战略制定和核心管理层调整的把控,当时几乎每月,创维董事局主席张学斌都要前往香港向黄宏生汇报工作,而黄宏生的妻子林卫平则一直代其行使在董事局的职责,比如2007年4月创维管理层的新老交替,以及前TTE执行董事长胡秋生加盟创维,均由黄宏生直接决定。

而在出狱后,黄宏生对于创维的具体决策和人事变动则提出了更多的建议,虽然这一度让现任创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学斌与其关系有些紧张,但是为了创维集团的整体利益双方早已“化干戈为玉帛”。而关系修好之后,二人还在今年2月共同推动了创维管理层的集体升迁,这也是“黄老板”对于过去几年创维职业经理人团队最好的嘉奖。

由于香港法律的限制,之前一直喜欢在媒体面前亮相的黄宏生,在出狱之后,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要求,而甘愿隐居幕后来对创维发挥影响。难得的一次公开露面是去年12月初,黄宏生及夫人林卫平、胞弟黄培升共同出现在广州华南理工大学的校园,并向母校捐赠3000万元。当天黄宏生依旧悄然离开,躲过了媒体的围追采访。


黄宏生的新事业

尽管几乎从媒体的视野中消失,但出狱后的黄宏生并没有闲着,他一直在寻求创维之外新的创业机会。

据他的一位老部下透露,黄宏生出狱后就经常到各地旅游,一半是散心,一半是为了寻找商机。这位老部下称,黄宏生无论是身体状况还是性情都没有很大的改变,他对投资新产业依然充满兴趣。而创维的良好表现,也正好可以让他放心地从事新的事业。

出狱后,目前只有56岁的黄宏生显然还希望找到新的投资机会,而他手头的资产也在其入狱期间,经过其信任的职业经理人的努力翻了10倍,最多时仅仅其持有的创维数码的股票资产就超过90亿港元,而这也为其减持套现并寻找新的投资机会创造了条件。

其实在2004年之前黄宏生虽然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创维身上,但是在张学斌、杨东文为首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日趋成熟后,他也开始将部分精力转向其他的事业,其中就包括在家乡海南投资的地产项目,但是这些都因为“虎山行事件”而中断。

2010年4月13日,当创维数码股价经过一年多的暴涨达到接近10港元的历史最高位时,黄宏生以及夫人林卫平实际控制的Target Success Group Limited(PTC)宣布通过里昂证券(CLSA)配售合计1亿股股份,占已发行股本3.957%,套现约9亿港元,并拿这笔钱成立了创源天地投资公司。

虽然这次减持让创维的股价持续大跌,一度让手中依然持有大量期权的创维管理层感到不满,但是黄宏生套现再创业的理由也无可厚非。此外,从2009年7月30日开始,林卫平就分多次减持了创维数码的股票,其持股比例从原来的39.38%下降到37.44%。与此同时,包括创维数码董事局主席张学斌,执行董事丁凯、杨东文、苏汉章,以及财务总监梁子正在内的高管,也都先后多次减持公司的股票,这也让黄老板的减持有了更大的底气。

而在减持套现后,黄宏生一方面让创维管理层通过改善现有业务以维持创维业绩,另一方面开始寻求新的创业机会。

最初有消息称,黄宏生已经将自己的未来投资规划放在了职业教育等领域,这次套现的资金就是为了投资这一新领域。但是后来,黄宏生却选择了比亚迪已经涉足的新能源汽车作为新的投资领域。

2011年1月,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与金龙联合汽车工业有限公司、东宇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黄宏生控股60%,出任公司董事长。

2012年初,有媒体报道黄宏生高调出任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并计划投资超过10亿元进军新能源汽车。显然,这正是黄宏生几年来苦苦追寻的人生新起点。虽然目前看来,新能源汽车的技术成熟度和产业化程度依旧存在不确定性,但是黄宏生已经迈出了自己再创业的第一步。

一位创维前高管表示:“这次黄宏生兄弟公开回到创维的消息,其实就是为了对外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2004年香港廉政公署‘虎山行事件’的结束,从现在开始他可以以公开的身份和姿态来回到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

其实在重新以“顾问”身份回到创维前,7月25日黄宏生还以创维集团创始人、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在呼和浩特拜访了呼和浩特市政府高层,探讨创维集团以及南京金龙客车在当地投建液晶电视和新能源汽车项目一事。

创维的未来

虽然,黄宏生已经重新参与到创维集团的战略规划和具体决策之中,不过,与2004年前事必躬亲的做法不同,如今的黄宏生给了创维集团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更大的空间。

据了解,2004年“虎山行事件”后,创维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学斌、总裁杨东文、创维彩电事业部总经理刘棠枝为首的创维核心管理团队,让创维数码的业绩连续快速增长,特别是2009年开始更是连续3年取得超过10亿港元的净利润,并且在液晶电视几次技术升级中都站到行业最前列。目前创维的液晶电视出货量已经进入全球前10位,而在国内LED液晶、3D电视、云电视等中高端产品领域处于绝对领先的地位。

在没有黄宏生的日子里,张学斌进行了多方面的调整。例如,在经营业务上,以前被黄宏生视为宝贝的手机业务象征性地以2元的价格卖掉80%的股权;其彩电主业务则积极顺应平板普及的趋势,不断扩大产量,并向液晶模组等产业链上游进军。

在这种的情况下,虽然黄宏生与夫人林卫平共同持有公司34.17%的股权,他本人还持有2.67%的股权,但他更愿意将公司的具体运营交给被视做国内彩电行业最出色的职业经理人团队的张学斌、杨东文等人,而将更多精力放在新能源汽车、地产等新的投资领域。不过,一些业内人士依然担心,创维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已经非常成熟完善,创始人回归之后,如果过多干涉公司运营,将可能导致职业经理人团队的不满。

其实,在黄宏生于2009年7月提前获释后,外界便在猜测其会不会返回创维重掌公司大权,进而引发公司战略策略的变化。但在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开发区的创维大厦里,黄老板的回归并没有改变这里的节奏。

在因为自己的个性导致此前的几次高管出走事件后,黄宏生已经意识到他作为大股东和创始人过多干涉公司运营的负面效应,并从2003年开始建立创维的管理流程和制度。之后,他慢慢就不再参与具体事务的管理,在公司内部与骨干开会时,他一般也不讲具体业务,而是讲企业文化和行业环境。

值得注意的是,2004年“虎山行事件”后,除了负责海外业务的几位高管因为业绩欠佳有了变动外,创维的核心高管团队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稳定。

在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黄宏生曾经表示:“经过这么多事情,我终于想通了一个道理,企业小的时候百分之百的钱都是自己的,企业大了以后,一切都是社会的。对这个社会资源,我只不过有决策权,而使用权和所有权,并不完全属于我。”

他还说:“在这种大的财富里面,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很可能不小心决策不当,导致企业的失败。只有引进人才,逐一授权,监督管理,培养人才,才能发展。而不授权,搞独裁,企业肯定是死路一条。”

显然,在这样的语境下,黄宏生回到创维数码出任顾问,并不会改变创维已经非常稳定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和制度,反而可能会让创维筹划已久的“千亿计划”(2020年营收1000亿元)加速推进。而对于重新恢复攻势的创维,TCL等竞争对手要提高警惕了,这也就是李东生开头所说的那段话的背景。

参考资料:
[1] 看笑话吧 http://www.kanxh.net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